您好,欢迎来到试剂仪器网! [登录] [免费注册]
试剂仪器网
位置:首页 > 资讯 > 市场动态
再生塑料:变废为宝之路该怎么走?
2022.06.24   点击37次

再生塑料是指通过对废旧回收塑料进行预处理、熔融造粒、改性等物理或化学的方法进行加工处理后重新得到的化工原料,是对塑料的再次利用,通过资源的回收利用,同样能做到环保节能。而且再生塑料同普通塑料应用一样广泛,下游应用涉及到纺织、包装、建筑建材、汽车、医疗、电子等多个领域。因此近年来,除了针对可降解塑料的各项政策外,再生塑料也同样得到国家政策的鼓励和推动。

重复再生,让废弃物循环利用

2021年9月,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印发了《“十四五”塑料污染治理行动方案》,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加快推进塑料废弃物规范回收利用和处置,包括加强塑料废弃物规范回收和清运、建立完善农村塑料废弃物收运处置体系、加大塑料废弃物再生利用、提升塑料垃圾无害化处置水平等。之后2021年11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十四五”工业绿色发展规划》,其中提到落实塑料污染治理要求,实施废塑料综合利用行业规范条件,鼓励开展废塑料化学循环利用,推进低值废塑料热裂解。

目前,我国已形成一定规模的再生塑料产业集群区,从企业分布来看,再生塑料企业主要分布在东南沿海地区、华中地区等。具体从分布省市来看,江苏、山东、广东、安徽、浙江再生塑料企业数量位居前五。

中国物资再生协会再生塑料分会发布的《中国再生塑料行业发展报告2020~2021》指出,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和生活消费水平的提高,塑料的消费量持续增长。另外,随着近年来人们消费方式的变化和新兴领域的快速发展,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对一次性医疗及防护用品需求的大量增加,一次性塑料制品使用量也快速增长。2020年,中国塑料用量为9087.7万吨,比上年增长12.2%。2021年中国产生废塑料约

6200万吨,其中填埋量约为1540万吨,占比约25%;焚烧量约2760万吨,占比约44%,回收量约为1900万吨,占比约31%。

得益于价格上涨及回收量增加,2021年我国废塑料回收利用产值约为1050亿元,较2020年(790亿元)增长33%。同时,国内再生塑料产量约为1650万吨,较2020年(1377万吨)增加约273万吨,增幅19.8%。目前再生塑料在纺织、汽车、包装、消费类电子、农业、建筑建材等方面得到了广泛应用,再生通用塑料在薄膜、注塑领域应用最广,占比分别达到36%和28%。中空、管材领域的应用占比达到12%,而再生工程塑料在纺织、汽车、包装、消费类电子等方面应用不断提高。

对于再生塑料的前景,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工程和生态塑料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季君晖表示,塑料废弃物能够回收的都应该进行回收再生,包括物理再生和化学再生,这既是对资源的充分利用,也是塑料产业低碳化的重要途径。“再生塑料在学术界、政策上得到了高度的重视,国家也布局了研究项目推动,但是实际产业的发展并不是非常迅速。”季君晖谈到,随着回收和资源化研究的深入,新的具有良好效益的回收技术会出现,再生塑料产业也许会得到快速发展。

再生塑料行业近年来正悄然生变。以前,企业进入再生塑料领域都是出于降低生产成本的目的。而随着我国环保要求日趋严格,开始有一些企业为了环保要求,或出于自身对环境的责任和承诺,而切入这一赛道。“企业从单纯地使用再生塑料这种材料,转变成投资再生塑料企业,是2020年以后才出现的转变。”中国合成树脂协会塑料循环利用分会常务副会长王旺表示。

国内塑料原料龙头企业—道恩集团近来在可降解塑料和再生塑料两个方向都进行了布局。道恩集团市场部部长许刚告诉记者,再生塑料最大的优点就是价格相对便宜,可根据不同的需要能够制造出对应的产品,这样不会让资源流失。“塑料是由石油炼制的产品制成的,道恩集团规划再生塑料项目是出于‘可重复利用’方面的考虑,回收利用再生塑料可以有效节约石油资源。”许刚表示。

许刚向记者介绍,最近10多年来,以欧盟为代表的各个国家和地区进一步出台了更多的政策与法规,通过局部禁用、限用等措施限制不可降解塑料的使用,引导公众减少对塑料制品的依赖。这些法规大多为在消费端禁止一次性塑料制品使用的法规,而其中影响较为深远的是欧盟于2020年出台的将于2021年对一次性塑料包装征税每吨800欧元的法规以及2021年直接禁用/限用数十种一次性塑料制品的法规。两法规分别针对中上游和下游,足以撼动行业供需两端的格局。

回收困难,规模经济难以实现

尽管有道恩、金发等大型企业入场,但再生塑料行业并没有出现质的飞跃。行业整体发展水平仍然较低—尽管市场规模一直在扩大,但产能核心仍然是小体量、不规范的企业。据王旺介绍,目前我国再生塑料的整体规模较大,每年产量在3000万吨以上。但是其中规范的生产企业仅有五六百家,这些规范企业的产量占比不足一半,其余则均是由不规范的小企业在生产。

“再生塑料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市场小、乱、杂,存在低质竞争,道恩进入再生市场也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将再生塑料做成高质化应用,为行业的进步作一些贡献。”许刚表示,再生塑料行业需要得到公众更为广泛的认知,随着民众环保意识不断提高,再生塑料的地位也会不断提高。许刚同时指出,再生塑料行业还亟须开发更为完整的产业链,从毛料的废旧回收到清洗加工再到下游的再利用,一定要规模化运营,杜绝“散乱差”、无质量保证的、规模太小以及产品不稳定的企业情况出现。

“没有人会看上这么复杂、这么不规范,要付出这么高的投资成本和运营成本的工厂。大家会觉得盈利能力太差,投资的可能性非常低。”王旺坦言,目前的再生塑料行业就是一个前端处理复杂、再生过程成本很高、而成品利润又很低的行业。

在前端处理方面,再生塑料以废旧塑料为原料,然而,由于欠缺一套行之有效的废旧塑料回收体系,我国的废旧塑料回收只能依靠人力。“拾荒者从各个地方一点一点拣拾”,就是回收废旧塑料最主流的渠道。而这在工业4.0背景下,着实令人难以想象。

关于废旧塑料回收难题,已有多位业内专家呼吁关注。比如,在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院士冯守华就提出,回收再利用是解决塑料污染问题的重要手段之一,目前最大的问题在于塑料回收体系仍不健全,城市回收基础设施普遍不完善,特别缺少专门服务于可回收物的分拣中心。”

中国物资再生协会再生塑料分会秘书长王永刚也表示,分拣中心的建设是前端收集的关键一环。我国虽然有环卫系统的垃圾清运设施,但是比较缺少针对可回收物的专用收集设施和网络,这包括诸如可回收物的中转站、打包站、分拣中心等。

废旧塑料可以被回收的量也非常有限。王旺告诉记者,大部分废旧塑料的回收量都很小,无法形成流程化的工艺,很难实现工业化的规模生产。废旧塑料当中,只有PET、HDPE等几种特定品种有望实现产业化发展,是因为这些产品质地较硬、用量较大、方便回收,同时下游应用也很广泛。在这种现实下,高品质的再生塑料成本会高过新料的价格,因为可供生产高品质再生塑料的废料本就稀缺,从而会导致高品质再生塑料的价格高昂。

“废旧塑料不是生产出来的,而是被‘弃’出来的。每个城市废旧塑料的量大体上是固定的。”王旺以汽车的保险杠为例向记者说明,“假如某个省会城市每天拆解后的保险杠量为50吨,那么该城市最大的工厂只需要有每天50吨的生产能力即可。换算成一年,产能只有1万吨多一点,还要分散到很多大大小小的处理工厂里面去,非常难以规模化。”

拣拾回来的废旧塑料会被送入处理工厂,在这里,废旧塑料被分类处理。这需要前端处理工厂有非常强的分选能力,拥有诸如静电机、色选机等一系列分选装备,才有可能形成规模化处理。

“制约再生塑料行业发展最大的一个因素就是盈利能力问题。”王旺指出,再生塑料行业的回收成本、逆向物流成本、人工拣拾成本等相互叠加,远远大于废弃材料本身的价值。企业的行为是受市场经济驱动的,失去了经济性,再生塑料行业步履维艰。

加强规划,期待政策更加给力

王旺认为,我国目前亟须出台一项环境经济政策。按照市场经济规律的要求,运用各种经济手段,调节或影响市场主体的行为,“将一个明显可能影响环境的废弃物赋予一定的价值,使其产生回收流。”比如“强制回收”“包装物最低回收比例”“按比例使用再生塑料”“押金制”等环境经济政策。

具体来说,就是要赋予市场相应的责任,如通过强制回收、押金制等手段,要求所有包装企业的回收率达到某一目标额度。同时,还要赋予废旧塑料更高的经济价值。“一个矿泉水瓶子可能只有三四分钱,如果能赋予废弃塑料袋一两毛钱的价值,一定会有更多人愿意去拣。”王旺表示,很多废旧塑料的量本来很大,只是由于经济性太低,没有人愿意去收。

比如纸基复合包装是一类非常难以回收的塑料。最常见的纸基复合包装就是市面上销售的牛奶利乐包,是铝箔、纸和塑料复合而成的材料,一般认为其回收过程是按照纸类进行回收。然而在实际调研中发现,对于纸类回收来说,纸基复合材料算是其中的“杂质”。“除非偷偷塞进去,否则根本不会要。”王旺认为,如果能够通过“押金制”等方法,赋予这些包装一定的价值,其回收率一定会“突飞猛进”。“本来再生塑料产业的最前端就是依靠一些拾荒者,如果再没有经济性的驱动,就更不可能有人去做了。”王旺总结道。

提升塑料回收体系经济性的问题,是行业的普遍共识。“建立塑料回收体系最有效的办法是为可回收物建立商业化运行的、可盈利的回收模式。这种回收模式能够通过市场的手段,使资本流入回收体系之中,并根据市场的需求延展回收网络,提高回收率与回收总量。”王永刚表示。

冯守华则建议,地方政府应增加对分拣中心等回收基础设施的用地规划。同时应结合本地实际,考虑为回收企业提供一定的资金支持或者免费的用地政策,以推动各地方分拣中心的建设。

据了解,目前我国对再生塑料行业提供的政策止步于“鼓励发展”及减免税费方面的探讨。王旺认为,这些驱动因素不足以触及问题的本质。他强调,要通过押金制、强制回收等手段,要求企业必须承担一定的回收责任,才能真正使再生塑料行业实现跨越式发展。“再生塑料行业距离成熟规范,或者说可持续发展的理想状态,其实还有非常长的路要走。”王旺如是说。

降解再生,共担绿色发展大任

总体上看,可降解塑料和再生塑料目前都存在一些短板和亟待解决的问题。那么在绿色塑料产业发展方面,这两个主要方向谁更有望担当大任呢?

谈及可降解塑料和再生塑料之间的关系,季君晖认为:“再生塑料和降解塑料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只有协同发展才可能解决塑料污染,因此两者之间不应该是竞争,而是合适的分工。”

季君晖表示,二者都是解决塑料污染的重要途径。对于适合回收的塑料废弃物,应当先保障回收利用。可再生行业应该着眼拓展低品位塑料废弃物的资源化利用,目前塑料废弃物的回收利用率大概在35%左右,未来应当持续开发新型塑料废弃物的利用技术,如相塑料废弃物不分离利用等技术。

而对于一些使用分散,单个制品价值不高但回收和运输成本高、甚至超过制品本身成本的制品,如塑料泡沫制品、膜袋类产品;部分使用过程被污染不允许回收的,如药瓶农药瓶等;以及目前回收技术还不能实现良好回收的制品,如纸塑复合品铝塑复合品等等,可降解塑料具有独特的经济和环保优势,需要进一步拓展可降解塑料在这些领域的高端应用。

“‘双碳’背景下,通过物理方法或是化学方法对废旧塑料进行回收再生,是未来塑料行业发展的趋势。”屈一新表示。不过,由于不可替代性、回收再生成本等原因,再生塑料、可降解塑料以及传统的不可降解塑料,在一段较长的时期内会共存。

“两种塑料都能担当起治理塑料污染大任。”许刚谈到,可降解塑料会见效快一点,再生塑料的效果则会经历一个过程。据了解,目前道恩集团在可降解塑料和再生塑料两个方面均有布局。可降解塑料方面,目前道恩集团PBAT规划产能一期6万吨/年,二期6万吨/每年,同时还在谋划其他可降解塑料项目,如PLA、PGA等。再生塑料方面,道恩集团正着手打造从上游回收拆解到清洗造粒再到制品加工产业链条;产品上则涵盖PP、ABS、PS、PET、PA等类别。“我们认为塑料行业未来的发展必将是沿着低碳环保的方向,沿着塑料制品可回收利用、可完全降解的方向去发展。”许刚表示。

“随着全球可持续发展浪潮兴起、国内‘双碳’目标的提出,绿色塑料产业必将迎来更广阔的市场空间。”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党委常委、副秘书长庞广廉如是说。

中国石油和化工网